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交流 >> 论文 >> 内容

葛仙山道教音乐研究

时间:2016-1-14 23:22:15 点击:

  核心提示:葛仙山道教音乐研究曾健雄[提要] 葛仙山道教音乐是葛仙山太极观进行斋醮仪式使用的音乐,宋末元初开始形成,清代康熙年间得到进一步发展。葛仙山道教音乐分为声乐和器乐两大类,声乐又称为“韵腔”,器乐又称为“...
葛仙山道教音乐研究
曾健雄

[提要] 葛仙山道教音乐是葛仙山太极观进行斋醮仪式使用的音乐,宋末元初开始形成,清代康熙年间得到进一步发展。葛仙山道教音乐分为声乐和器乐两大类,声乐又称为“韵腔”,器乐又称为“曲牌”。葛仙山道教音乐具有重要价值,文化价值充满了道教的基本信仰和美学思想;史学价值对中国古代音乐研究具有重要参考价值;人文价值是集古代宫廷音乐、文人音乐、民间戏曲音乐之大成的道教音乐;美学价值反映了道家无为而治,顺其自然的思想;现实价值弘扬了道文化齐同慈爱、济世利人的核心价值。
[关键词]道教 葛仙山 音乐 重要价值

葛仙山道教音乐又称法事音乐、道场音乐,始于宋代,是葛仙山太极观(今玉虚观)进行斋醮仪式时,为神仙祝诞,祈求上天赐福,降妖驱魔以及超度亡灵等诸法事活动中使用的音乐。

一、葛仙山道教音乐的历史渊源
铅山县葛仙山,位于上饶市铅山县中部,系武夷山支脉,为著名的道教名山,灵宝宗坛。是国家级风景名胜区。
汉末三国时期吴赤乌年间,江左著名高道葛玄,来到铅山修持传教,悬壶济世。后终隐于县境南部的云岗山直至仙逝。民间百姓为了纪念他,在山顶构筑了一座土祠以为奉祀。两晋、唐宋以来,道教盛行,玄学成风。云岗山因之而改称葛仙山,土祠亦改名葛仙祠。唐咸通间(867-874),懿宗皇帝李漼为旌表葛玄功德,在鹅湖大道山敕建宗华观奉祀葛玄,教化众生。北宋治平二年(1065),英宗皇帝赵曙敕旨将宗华观改称,赐额玉虚观,后人乃将始建于三国中期的葛仙祠改称玉虚观至今。 
葛玄系中国道教灵宝派开宗立派的始祖。在中国道教史上有着重要的位置,《铅书》记载:“铅山邑小而道集其大。” 葛仙山因“仙”而名祀。唐宋四帝先后敕封;宋明三相登山朝谒;明代天师奉诏降香;历代邑宰循例祭祀;道教尊之为“太极左仙翁”和“第二十八代神仙”,民间称之为“天机内相”、“葛仙翁”。
宋末元初时期,名道雷思齐到葛仙山修道,整理斋醮仪范,为葛仙山道教斋醮音乐正式形成提供了有利条件。 
清代康熙初年,高道金熙来到葛仙山修炼。同治十二年《铅山县志》记载:“金熙,号射山,康熙间降乩于张锦。作诗、论文、处方、疗疾多著灵妙。” 他来到葛仙山后,进一步整理科仪道教音乐,吸取了许多民间戏曲曲调,融入道教音乐。除了打击乐器钟、磬、鼓等,还增加了吹管和弹拨乐器。并作诗:“仙坛遥搆碧霄中,我亦扶笻驭好风。携得香烟飞篆白,旋添活火煮丹红。千年宝剑玄关秘,一道灵泉石窍通;夜向息心台下坐,神光相搭老仙翁。” 
康熙三年(1664年),葛仙山道士饶守罕等7名道士正式师从金熙学习道教音乐。据《饶氏家谱》记载:饶守罕,葛仙山道士,道名:金罕,生于1644年(顺治甲申年九月二十九日);终于1691年(康熙辛末年二月二十日)。自此,道教音乐一直在葛仙山传承,用于道教法事科仪。
清末民初,葛仙山道士流动频繁,葛仙山音乐几近失传,但是饶守罕后人一直坚持传承葛仙山道教音乐。
2007年以来,葛仙山道教音乐第十一代传承人饶明亮道长在葛仙山寺观管理委员会的支持下,带领葛仙山其他道士抢救和整理了近百首葛仙山道教音乐。

二、葛仙山道教音乐的表现形式
葛仙山道教音乐主要用于斋醮科仪活动中,承接祭祀、祈福等功能。葛玄的从孙,东晋道学家葛洪在《抱朴子》中提到:“撞金伐革,讴歌踊跃,拜伏稽颡,守请虚坐,求乞福愿,冀其必得。” 道教音乐是斋醮活动中的必备程式和重要组成部分。
葛仙山道教音乐分为声乐和器乐两大类,声乐又称为“韵腔”,器乐又称为“曲牌”。再根据演唱或演奏场合与对象的不同,又将韵腔分为阳韵和阴韵,曲牌分为道教器乐曲牌和道教经韵曲牌。
阳韵是用于阳事道场,是内坛祀典仪式中的“韵腔”,一般在殿堂内部唱诵,多用于祝寿、喜庆、祈福的道场。阴韵用于阴事道场,是外坛斋醮的“韵腔”,多在“赈济”、“超度亡灵”等户外或在斋主家中举行的科范仪式中唱诵。
韵腔形式有独唱、齐唱、散板式吟唱等,体裁包括“颂”、“赞”、“步虚”、“偈”等格式。韵腔的形态也可以分为很多种,有吟诵、念唱、咏唱等。“吟诵”专用于诵念咒语,旋律性较弱,一个字对一个音,音域相对比较狭窄。“念唱”多在道士每天早晚课中,这种唱法音乐起伏曲折不大,音调平稳,旋律十分简单。“咏唱”则具有很强的歌唱性,旋律性最强。
器乐形式方面,道教器乐曲牌,是道教音乐中用各种乐器演奏的曲牌音乐。器乐曲牌中,有一些是道教音乐之专用曲目,如《宝籙修真范》、《九凤破秽》、《九重天》、《水巽魔宫挕》、《席地安神》等。有些曲目,来自古代文人的诗词,如:《西江月》、《念奴娇》等。也有些曲目,如《小开门》、《献茶酒》、《纺棉花》、《小推车》等,是赣东北地方戏曲、曲艺、移植的。这类民间通用器乐曲牌一旦进入道教音乐的玄门之内,与钟鼓法器之声结合,混响于宫观殿堂内外,音乐气质早已超尘脱俗,呈现出仙乐妙音之韵味。
明清时期,葛仙山道教音乐广泛吸收民间的戏曲中的乐曲和民歌,成为道教音乐独立的器乐曲,推动了葛仙山道教音乐器乐化进程。如《汉东山》曲牌就来自赣剧《碧玉簪》。曲牌《小六板》、《欢乐歌》就出自江南丝竹。还有《朝天子》、《小桃红》等,也由声乐曲变成了器乐曲。
道教音乐韵腔是由道长们一代接一代地口传心授保存下来的,并在各项法事中不断创新和发展。道教音乐曲牌渊源来自宗教、宫廷和民间,为文人、道士和乐工所创作,是用以反映道教信仰、哲学思想、人生理念的乐曲。
在演唱和演奏方面,道教音乐的诵唱和乐器演奏均由道士担任。因此要求道士不但要熟悉道教经卷,精通斋醮仪式,而且还要有演唱道曲、演奏乐曲等艺术本领。
使用的乐器有锣、鼓、磬、木鱼、铃、铛等打击乐,笛、箫、唢呐等吹管乐,二胡、板胡、琵琶、扬琴等弹拨乐。
葛仙山道教音乐经韵曲调,兼具江南丝竹、赣东北赣剧委婉、俊美、清澈、秀丽的韵味。风格清新,柔美流畅。

三、葛仙山道教音乐的重要价值
从文化价值和意义上来看,葛仙山道教音乐不仅是传统道教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且对中国民族音乐文化的发扬都有重要价值。
在道教音乐与民族、民间音乐的关系方面。道教音乐的发展就是不断吸收、融化民族、民间音乐成分,以丰富自身。道教吸收了少数民族音乐,特别是从民间音乐吸收了丰富的营养。并且还具有地方性特点。
在曲式和情调上,充满了道教的基本信仰和美学思想。反映了道教追求长生久视和清静无为,既出世又人世,情调庄严,肃穆,又不乏清幽恬静的美学思想。葛仙山道乐的风格有“虚静阴柔”的美感。从容的节奏,悠长的旋律,平稳的旋法,一唱三叹的唱法,不急不躁的速度,平衡一致的音量,均导向引人入静的平和性格,使人心归于清宁平和之境。
道教音乐在不同场合,不同仪式,给人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在表现召神遣将时,音乐气势磅礴,表现降妖驱魔时,音乐威武果敢,祈福祝庆时,音乐欢乐轻快,赞颂神仙时,音乐优美恬静,而表现祈祷养炼时,音乐又悠扬缥缈。正是由于音乐的烘托和渲染,道教韵斋醮仪式才更显庄严而又神秘。
史学价值:面对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的葛仙山道教音乐,由于古代没有记录、保存音乐实效的技术,因此,挖掘整理葛仙山道教音乐,对中国古代音乐研究具有重要参考价值,葛仙山道教音乐在其产生和发展的历程中,与古代音乐有过直接的关系。《天上神仙》、《朝天子》、《迎仙客》等。
人文价值:道教反映出本民族独特的宗教观念和文化特色。道教仪式中使用的音乐,是集古代宫廷音乐、文人音乐、民间戏曲音乐之大成的道教音乐,具有其独特的宗教特色和超凡脱俗的品格。比如:《宫廷音乐》、《迎圣接驾》来源于汉代宫廷音乐;《道情》(又名《道士吟》出自南宋著名诗人、道学家白玉蟾的作品:“白云黄鹤道人家,一琴一剑一杯茶,羽衣常带烟霞色,不染人间桃李花。”《纺棉花》、《采茶舞曲》、《献茶酒》、《小推车》等,反映的是赣东北民间生活情调。
美学价值:葛仙山道教音乐曲目恬淡,隐逸,幽静,空灵,反映了道家无为而治,顺其自然的思想。葛仙山道教音乐经韵曲调,兼具江南丝竹、赣东北赣剧委婉、俊美、清澈、秀丽的韵味。如:西皮、二板、六卜子等赣剧唱腔进入葛仙山道教音乐。
现实价值:葛仙山道教音乐所依附的道教哲学、义理,特别是道教神圣、庄严、警世善言,以及齐同慈爱、济世利人的教义宗旨,弘扬了道文化的核心价值。因此,葛仙山道教音乐不仅仅只是传统文化的一种宣传,还给予人们以心灵上的触动。

作者:曾健雄 来源:原创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古铅山场——世界胆铜法首创地
  • 共有评论 3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江西省铅山县非物质文化遗产(ystjj.net)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江西省铅山县文化馆主办

    联系电话:07935169618